世理

没学过画画的偏行者:
时常写一些随笔,配上自己在草稿上的涂鸦😂。

心情时常爆炸。

轻度抑郁症、轻度幻想症患者。

我听到你在后面喃喃着待会儿要休学回家,心中一万头草泥马腾奔而过。
“高考最后19天都舍不得陪我。”我脑里第一时间是这么想的。
愤怒,难过,不解,委屈,懊恼都交织在一起。
而且还是你主动提出的,所以我还能说些什么?
我在想,为什么你要做到这种地步?
在这种时候不惜休学回家避而不见。
套用老高的一句话:为什么快毕业了我还要受这种鸟气?
期待了这么久的约会说取消就取消。
安慰我时给我的东西说作废就作废。
之前说不休学结果说休学就休学,还不带商量。
然后问我说
“那你想怎样?”
对啊我不能怎么样,就感觉被扇了一耳光。
哪怕心情爆炸得跟正月的烟花似得不断绽放我又能怎么样?
难道要你停止休学吗?真鸡儿毛的不现实。
只是拜托,不要给我一种被蒙蔽,被欺骗的感觉。
算了吧,我答应的事,不也经常不遵守吗。
不用反悔说我们还是去约会吧。
上次把卡撕掉,我就把一切亲昵的行为努力想成很恶心的事情,那样就不会再想约会了。
而且我不希望你说出“行行行答应过你,那我们就去吧”这样类似妥协一样的话,我不喜欢施舍一般的语气出现。
你怕失去我,难道我就不怕吗?
哈哈哈。
哈哈。

小号声明:
以后这个号只更新我的画,写心情啊什么的都会在小号上发表。
嘻嘻,想关注小号就密我,我只要觉得你不是现实认识我的人,就告诉你。

PS:这是私人领地,现实认识我的人请忽略这里说的一切话。我不想引起争端,也不想重建一个号。请给我最后一片净土,算我求你们了。
#######
突然就明白,我这个和你相处了八十多天的男朋友,不如你那个相处了几年的,时不时决裂崩溃的女性前知交。
不对,你又把她加了回来,不知道会不会又会变成知交。毕竟你们感情深厚,虽然对彼此说过很决绝的话,但并不妨碍重归于好。
也是应该吧,相处了几年的至交好友和相处不到百天的男朋友,当然是知交重要。
“别总养着他一开始我就看不起他,现在你们在一起,别让我更看不起他”
只是她对你说出这样的话,让我沉默。
我...
在锅巴说你如何不好的时候,我没有反驳,因为我也珍惜这个朋友。后来你问我为什么没有反驳,我也说不出话。
现在角色互换了,她说我不堪的时候,你也没有反驳。
不过呢,被这么看不起,我这也是应得的吧,谁让我是个烂人。

可是...
可是,烂人也渴望光明啊。

给艳容的话
2017/03/14
张小娴说,女人说对不起,意思是“对不起我爱上了别人”。男人说的对不起,意思是“对不起,但是我还爱着你”
在我向你说对不起的时候,你大概是认为我想复合吧...抱歉,我并没有详说,我的对不起,是为以前所有事情。可能不太明确,所以你才会误会。
因为理解不同,你才会说出我骗了你,这样的话吧。
而你说我所做的与你一笔勾销,我想你并没有做错什么,欠我什么。你了解我,我也了解你。你以前的反应都在情理之中,毕竟我们都是凡人。
至于这个和你主持过家长会的人到底虚不虚伪,恶不恶心,你心里早有定论。
或许恋人并不适合我们,但我想和你成为很好的朋友。才会和你表示歉意,认错的,像以前一样。还有的大概就是,因为你曾经在意过我,在大多数人遗忘时。
大概只有我才会说出这样完全不顾别人感受的混账话吧。
真是自私,真令人作呕。
你又和上一次一样拒绝沟通,我们也许不能回到一起讨论时事政治的那时候的关系了。
艳容,我很抱歉。
我总是这样,最后又屁颠屁颠地回来道歉。
哈哈。
感卿关心之德,当结草衔环报之。
也许我要像那句话一样:
“好的前任就像死了一样。”
如果你想的话。
(若是看到的话,就在那一年的国庆节跟我说国庆快乐吧。)

2017/04/20
蒙家灵和他前女友又吵架了,蒙家灵说
她要是再多说一句就扇她一巴掌。
你他妈逼的她连逼都不是。
怎么会有这种女的?
我怎么会惹她,我会躲得远远的。
见她就搞她。

我想,你要是扇我一巴掌我也许会比较好受,只要原谅我的话。
让别人难过,我自己会一直过意不去。
算了,这样的话感觉好虚伪。
祝安好。

“到了那一天,太阳会黑得像包头发的黑布,月亮红如鲜血,满天的繁星会坠落大地。那景象就像无花果熟透了,不断地从树上掉下来。那时候,世间的君王们都将惶恐不安。”
《莎乐美》王尔德

2017/02/28

昨晚和叶姐谈完,我发了一条动态:
“我敢说,她心里肯定在想,‘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你就是那样的人。’”当然,是贬性的。
叶姐一本正经地教训我,我默默受着。只是关于她和她男朋友这件事我不服气,她男朋友工藤是什么样的人叶姐她比我更清楚吧。爱情的力量会把人变得盲目吗?能让自己忽视,不承认所爱之人的所有不好,即便他是人渣。
这让我想起1月新番《人渣的本愿》。
女老师生活糜乱,男主却爱她爱得很深?
倒不是我诅咒叶姐。叶姐说她等了这么久终于发现工藤也是爱她的,我是没资格说别人,但我还是在心里冷笑了。
毫无疑问,工藤会离开叶姐,不用太久,就在今年。
工藤仗着一副好皮囊欠下多少风流债,叶姐也不是个漂亮的人,只是那种专情的人,等了工藤一年多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工藤就喜欢上叶姐了?我,才不信。
我发动态后,另一个在和我聊天的女生以为我在嘲讽她,竟然把我删了?两年多的情谊,前一天还在向我倾吐心事,第二天就为了一条写给别人的动态什么都没和我说就把我删了?
我看着列表哑然失笑,心说我失去得够多了。
后来从群组里找到一个有她的群组,艾特了她,说:
“行,我们只要活着就够了。”
然后退了一切有她的群组。
蒙慧颖,覃艳容,她,卢欣玉,还有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失去的叶姐,白姐。
我失去的也真够多的。

PS:叶姐,白姐均为代称。

白姐在情人节那天送了我一支钢笔,说是迟来的生日礼物。
我回到班里看了看,是凌美的狩猎者,白色款。看起来有点廉价,塑料感强,拿在手里轻飘飘的。感觉还可以,能用就行。
今年的生日是我这么多年来得到最多礼物的一次,说是以前的总和也不为过。但是,大多数都是我厚着脸皮去和那一些我觉得相处很好的朋友索要来的。
琐罗帮我冲了半年网易云音乐会员;徒弟送了美术用的手部模型;慧敏送了我男神太宰治北京理大的那套全集;美子送了一只玩具狗;秋燕则以之前给我织了一条围巾为由不送了。
还有慧子未到的《窄门》和《致D情史》。
没到生日我就和白姐说,叫她不要发朋友圈,她问为什么,我说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生日。总觉得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人会记得在生日那天祝福自己,那些看了朋友圈才姗姗来迟的祝福就像是顺手提及而已的礼貌举动。
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矛盾的吧,想要别人关心,又拒绝别人接近。
现在我在这里,
...谢谢你,看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