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理

没学过画画的偏行者:
时常写一些随笔,配上自己在草稿上的涂鸦😂。

心情时常爆炸。

轻度抑郁症、轻度幻想症患者。

给艳容的话
张小娴说,女人说对不起,意思是“对不起我爱上了别人”。男人说的对不起,意思是“对不起,但是我还爱着你”
在我向你说对不起的时候,你大概是认为我想复合吧...抱歉,我并没有详说,我的对不起,是为以前所有事情。可能不太明确,所以你才会误会。
因为理解不同,你才会说出我骗了你,这样的话吧。
而你说我所做的与你一笔勾销,我想你并没有做错什么,欠我什么。你了解我,我也了解你。你以前的反应都在情理之中,毕竟我们都是凡人。
至于这个和你主持过家长会的人到底虚不虚伪,恶不恶心,你心里早有定论。
或许恋人并不适合我们,但我想和你成为很好的朋友。才会和你表示歉意,认错的,像以前一样。还有的大概就是,因为你曾经在意过我,在大多数人遗忘时。
大概只有我才会说出这样完全不顾别人感受的混账话吧。
真是自私,真令人作呕。
你又和上一次一样拒绝沟通,我们也许不能回到一起讨论时事政治的那时候的关系了。
艳容,我很抱歉。
我总是这样,最后又屁颠屁颠地回来道歉。
哈哈。
也许像那句话一样:
“好的前任就像死了一样。”
如果你想的话。
(若是看到的话,就在那一年的国庆节跟我说国庆快乐吧。)

“到了那一天,太阳会黑得像包头发的黑布,月亮红如鲜血,满天的繁星会坠落大地。那景象就像无花果熟透了,不断地从树上掉下来。那时候,世间的君王们都将惶恐不安。”
《莎乐美》王尔德

2017/02/28

昨晚和叶姐谈完,我发了一条动态:
“我敢说,她心里肯定在想,‘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你就是那样的人。’”当然,是贬性的。
叶姐一本正经地教训我,我默默受着。只是关于她和她男朋友这件事我不服气,她男朋友工藤是什么样的人叶姐她比我更清楚吧。爱情的力量会把人变得盲目吗?能让自己忽视,不承认所爱之人的所有不好,即便他是人渣。
这让我想起1月新番《人渣的本愿》。
女老师生活糜乱,男主却爱她爱得很深?
倒不是我诅咒叶姐。叶姐说她等了这么久终于发现工藤也是爱她的,我是没资格说别人,但我还是在心里冷笑了。
毫无疑问,工藤会离开叶姐,不用太久,就在今年。
工藤仗着一副好皮囊欠下多少风流债,叶姐也不是个漂亮的人,只是那种专情的人,等了工藤一年多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工藤就喜欢上叶姐了?我,才不信。
我发动态后,另一个在和我聊天的女生以为我在嘲讽她,竟然把我删了?两年多的情谊,前一天还在向我倾吐心事,第二天就为了一条写给别人的动态什么都没和我说就把我删了?
我看着列表哑然失笑,心说我失去得够多了。
后来从群组里找到一个有她的群组,艾特了她,说:
“行,我们只要活着就够了。”
然后退了一切有她的群组。
蒙慧颖,覃艳容,她,卢欣玉,还有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失去的叶姐,白姐。
我失去的也真够多的。

PS:叶姐,白姐均为代称。

白姐在情人节那天送了我一支钢笔,说是迟来的生日礼物。
我回到班里看了看,是凌美的狩猎者,白色款。看起来有点廉价,塑料感强,拿在手里轻飘飘的。感觉还可以,能用就行。
今年的生日是我这么多年来得到最多礼物的一次,说是以前的总和也不为过。但是,大多数都是我厚着脸皮去和那一些我觉得相处很好的朋友索要来的。
琐罗帮我冲了半年网易云音乐会员;徒弟送了美术用的手部模型;慧敏送了我男神太宰治北京理大的那套全集;美子送了一只玩具狗;秋燕则以之前给我织了一条围巾为由不送了。
还有慧子未到的《窄门》和《致D情史》。
没到生日我就和白姐说,叫她不要发朋友圈,她问为什么,我说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生日。总觉得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人会记得在生日那天祝福自己,那些看了朋友圈才姗姗来迟的祝福就像是顺手提及而已的礼貌举动。
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矛盾的吧,想要别人关心,又拒绝别人接近。
现在我在这里,
...谢谢你,看着我。

我们总不能这样离去

@花未央人未葬
每个人都有混沌的时候,而我们这类人一旦混沌起来就不知道哪里是尽头。
脑子就像灌了浆糊,偏执,易怒,敏感又脆弱,别人一句不经意的话我们就可以例行崩溃。这样的状态下我们什么都做的出来,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,而是一个陌生的人在操控。
我清楚这样的日子有多艰难,恨不得逃离这个地方,逃离这个世界。逃得越远越好,哪怕是力竭倒在途中也毫无怨言。
可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做出“死”的行动。
我恍惚地不敢在高楼上往下看,甚至惧怕高楼,我害怕自己身体先于思想一跃而下。我看着药瓶忍着一口气吞下所有药片的冲动。我哭着给每一个朋友写遗书。
无论怎样我还是没有触及“死”这条界线。我想大概是自己最后一点理性在抗争。“死”对那时候的我来说,是解药,也是毒药。
我在无数次崩溃中熬了过来,那些日子已经记不清了。只觉得自己不像一个人,而是一具行尸。
有时候我也会想,自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。
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种说法,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明白一个人的苦楚。我也不知如何去安慰你,只是希望你能战胜生活,而不是害怕生活,恐惧社交。
ps:我现在还是恐惧别人,但是我会尝试着接受。

前几天给你留言“边缘之二”时,想留言“我曾经很爱你,但现在却像以前那么爱了”
可我连发都没敢发。
最近这几天我也不懂我怎么了,我在空间说自己还能撑多久啊。总想把自己束缚住不去理会他人。可能真如你那时说的一样“如果将要离开的话,就别再来扰乱我了。”
开朗是我,内向也是我。
刚刚你说你已经不强求了。
我心说,我好像又把一个人从自己身边逼走了。
又心说,因为我是个愚不可及的傻逼嘛。
言不能尽其意,我也不明白我到底要说什么。
要说再见吗?亲爱的。

2016/8/28

看《锦夜II》,后面有番外名为《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》。
“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。曾一起走却...”不由自主的停顿,看着标题唱了出来,心底被勾起了什么似的,流出了眼泪。
赶紧擦了擦,用泪眼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后,缓缓趴在了桌子上。

这几天频频做梦,梦到你,梦到谢,梦到自己因为收拾东西时见到以前的纸条而嚎啕大哭。

曾经想歇斯底里地大吼或假装平静地和你说出类似诅咒一般的话:你再找不到像我这样深爱你的人。
但我最终意识到我还是深爱着你的,不论你怎样对待我看待我,不论时间怎样改变你摧残你。

我已经明白感情是不能勉强,也很感谢你陪伴了我这几年。写到这不争气的流眼泪,可是可是我真的真的很不甘心,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。不管在哪里怎么样回想起你,和别人提起你,只要稍微认真一下就会想哭出来,不,是真的会哭出来。

分手已经五个月,心底还是隐隐作痛。

你呢,过得好不好?看到你的动态“你是我蓄谋已久的爱情”,可能你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吧。大概很快乐。

那样也好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