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理

业余的。

第一次上色,虽然颜色有点说不出的那啥,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吧(◦`~´◦)

不给吃西瓜就会生气的女朋友,明明已经有奶茶了!

原本想画貘的,头发不会就算了。

捨隈悟,那一個把貘眼睛弄瞎的男人。

今天又重新看噬謊者,看到這無聊臨摹了一下,名字寫錯了。過去一個月都在肝雞裡奧,課餘時間都玩聯盟了,沒時間畫畫寫小說( '-' )ノ)`-' )

 “巴比伦王听见他们的风声,手就发软,痛苦就将他抓住,疼痛仿佛产难的妇人圣经旧约 耶利米书 第五十章第四十三行

那天,我在梦里成为了一个任人操纵的人偶,心底的叛逆突然地觉醒,挣脱操控自己的丝线不断往外逃。在大雨瓢泼的昏暗的街道上咬紧牙关赤脚跑着,灵活地在泥泞的道路上绕开各种障碍,内心只想着,我要逃离这希望的世界,

浑身湿透,脚步越来越沉重,雨越来越大,街道,越来越昏黑。

我以为可以逃掉的时候,面前突然冒出一个撑着雨伞的人。

一尘不染的站在我面前,平稳的握着伞柄,缓缓抬起头,长发下的眼睛注视着我。

“回去吧。”平静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。

我感觉到了巨大的悲伤从胸口喷薄而出,不能自已,跪坐在地上蜷缩着颤抖不止。眼泪夺眶而出,双手捂着胸口,想要撕喊着什么却也喊不出口。雨水顺着早已湿透的头发流下与泪水混合在一起,滴落到泥泞的地面。

曾经有个人说,画得很好哦!互关吧!
我关注他以后,他默默取关我了。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你想这样涨粉还真是有创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