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理

没学过画画的偏行者:
时常写一些随笔,配上自己在草稿上的涂鸦😂。

心情时常爆炸。

轻度抑郁症、轻度幻想症患者。

我们总不能这样离去

@花未央人未葬
每个人都有混沌的时候,而我们这类人一旦混沌起来就不知道哪里是尽头。
脑子就像灌了浆糊,偏执,易怒,敏感又脆弱,别人一句不经意的话我们就可以例行崩溃。这样的状态下我们什么都做的出来,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,而是一个陌生的人在操控。
我清楚这样的日子有多艰难,恨不得逃离这个地方,逃离这个世界。逃得越远越好,哪怕是力竭倒在途中也毫无怨言。
可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做出“死”的行动。
我恍惚地不敢在高楼上往下看,甚至惧怕高楼,我害怕自己身体先于思想一跃而下。我看着药瓶忍着一口气吞下所有药片的冲动。我哭着给每一个朋友写遗书。
无论怎样我还是没有触及“死”这条界线。我想大概是自己最后一点理性在抗争。“死”对那时候的我来说,是解药,也是毒药。
我在无数次崩溃中熬了过来,那些日子已经记不清了。只觉得自己不像一个人,而是一具行尸。
有时候我也会想,自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。
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种说法,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明白一个人的苦楚。我也不知如何去安慰你,只是希望你能战胜生活,而不是害怕生活,恐惧社交。
ps:我现在还是恐惧别人,但是我会尝试着接受。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花未央人未葬世理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谢谢你qwq 我做了什么值得你们如此帮助我,昨天冲动过头,有了各种各样的打算,想了整整一天,直到头疼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