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理

没学过画画的偏行者:
时常写一些随笔,配上自己在草稿上的涂鸦😂。

心情时常爆炸。

轻度抑郁症、轻度幻想症患者。

白姐在情人节那天送了我一支钢笔,说是迟来的生日礼物。
我回到班里看了看,是凌美的狩猎者,白色款。看起来有点廉价,塑料感强,拿在手里轻飘飘的。感觉还可以,能用就行。
今年的生日是我这么多年来得到最多礼物的一次,说是以前的总和也不为过。但是,大多数都是我厚着脸皮去和那一些我觉得相处很好的朋友索要来的。
琐罗帮我冲了半年网易云音乐会员;徒弟送了美术用的手部模型;慧敏送了我男神太宰治北京理大的那套全集;美子送了一只玩具狗;秋燕则以之前给我织了一条围巾为由不送了。
还有慧子未到的《窄门》和《致D情史》。
没到生日我就和白姐说,叫她不要发朋友圈,她问为什么,我说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生日。总觉得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人会记得在生日那天祝福自己,那些看了朋友圈才姗姗来迟的祝福就像是顺手提及而已的礼貌举动。
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矛盾的吧,想要别人关心,又拒绝别人接近。
现在我在这里,
...谢谢你,看着我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